我心中的連隊

2016061803:41
(新疆第七師王慧萍)也許因為自己從小就在團場長大的緣故,土生土長的我對連隊有一種特別濃厚的情感。在我的眼裡,連隊頗具魅力,想起在連隊度過的那些日子,的確是令我回味無窮。或許是我出生在連隊,小時候躺在自傢的棚子頂上看慣瞭滿天亮閃閃的星星和由圓到彎的月亮;自小在連隊的生活,在我的腦海裡留下瞭烙印。在我兒時純凈的記憶裡,連隊是一個極富誘感力的充滿神奇樂趣和美麗的地方:藍...

愛之呢喃,情之絮語

2016061714:38
張愛玲說:“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瞭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瞭墻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瞭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朱砂痣。”得不到的,如天上月,別人院裡伸出墻頭的花,遠遠望著,隔著山,隔著水,隔著淡淡的雲煙,多瞭幾分朦朧,多瞭幾分想象的空間。有的話,不要說得太清楚;有些事,不要弄得太明白。...

謹以此文,獻給所有異地戀的人!

2016061603:21
我想人的一生終會遇見一個人,一個不會離開我的人。她的世界,會因我而兵荒馬亂,並且對我沒有上限。有沒有人註意到這樣一群人,他們會一個人忙碌在自身的事情上,他們隻是偶爾和...

野花未跌,隻為依飄香

2016061412:06
落葉西風,婉轉斯年,誰許一時芳華,作別昔日的夏花,再抹一把紅霞,揮一揮衣袖,跌落下冬月離殤。文/水簫我用秋的言語記錄落葉秘密想著你滿臉掛著憂鬱我用秋的詩句描寫末日的靜雙...

心是一把鐵勺

2016061301:01
記得我小時候第一次學到“心”這個字的時候,老師說,“心”是一把鐵勺子,正在炒豆。豆子會蹦啊,最後兩顆豆子掉在瞭“心”外,隻有一顆幸運豆留在瞭勺裡。人們常說人的心比海洋比天空還要博大,竊以為這是指宏偉幽深的冥想時刻,並非隨時隨地的狀態。在萬千紛常的日子裡,人心就是一把銹跡斑斑的鐵勺。因為有銹,所以要常常擦拭。我們的心會被各種含酸帶堿的風雨浸淫,會被蛀出縫隙和生長陰霾...

白蓮開在泥漿中

2016061011:06
白蓮開在泥漿中1997年,成績一向不錯的我,高考卻意外落榜。貧寒的傢境和極度的失望,使得父母拒絕瞭我復讀的要求,他們費盡周折,安排我去公交公司當瞭名售票員。那個夏天,每天我都昏昏沉沉地坐在902路汽車的第一排那個位置上。身旁永遠是擁擠的人群,嘈雜的聲音,骯臟的環境和滾燙的引擎蓋,一切都是那樣的破敗不堪,和失魂落魄的我如此相得益彰。我開始自暴自棄,將自己當一個粗鄙的失敗者對待,我討厭...

窮得有品味才高尚

2016061011:04
我曾在餐會上遇到一位自稱是「時尚達人」的女子。她自稱隻用名牌,而她所謂的名牌,還得要在歐洲本地制作不可。“我買名牌還可以賺錢。”她說。這句話讓我有些疑惑。現在世界各地的名牌價格差不瞭太多,除非不須支付機票費用,進口名牌水貨已經沒什麼賺頭。“這三年來,光是我把名牌的防塵袋和紙袋拿到網上拍賣,至少就賺瞭三萬元。”她說——雖然買名牌時防塵袋和紙袋是附贈的,但我屈指一算,...

貪婪的惡果

2016060921:43
兩隻小蝦看到不遠處有一個亮晶晶的物體在遊動,一隻說:“喂,兄弟,那是什麼,光芒真好看耶!”“會不會是好吃的?咱們靠過去瞅瞅。”兩隻小蝦靠上去,既想看又想吃,剛張嘴,誰知猝不及防,一張大嘴撲瞭過來,兩隻小蝦已經身處銳利的齒牙之間,“喂,救命啊,你是什麼,哼,用這些卑鄙的手段來謀財害命,殘忍!”“那是你們自討苦吃,”魚晃著嘴前的“釣魚竿”說:“這便是貪婪的惡果。你們的思...